应有夏天

喜欢夏风热烈,大雨坦荡。

静水流深——记先生一生(十四)

时隔一年,再次诈尸_(┐「ε:)_谢谢乐友(´▽`ʃ♡ƪ)


在这个风气云涌,英雄辈出的时代,似乎任何人的死亡都不能给这个时代带去再久一点的悲痛。就像无数被猛烈的风摇落的树叶,至多在有限的时间里浮动起几圈涟漪,过后,将被历史的洪流冲刷地不知去向何方。

 

自先生从江东回来,孙刘两家的原本剑拔弩张的形势无形中缓和了很多。先生用计取得的南郡,孙权似乎默许了,并未多加缠斗。经此一役,刘备兴致高涨,几乎天天去校兵场询查。偶尔巧遇躬身揖礼时,见他红光覆面,那模样竟能与关将军拼上一拼。我心里竟也被感染一番,为这乱世英杰的从不气馁而震荡,为这但凡抓住什么就绝不放手,定要让这救命稻草化为济世良药的精神而钦佩,同时心里也渐渐明朗起来,些微明白了先生择事明主的谨慎。

 

近来我随先生按察四郡,颇见识了民生疾苦,心下暗叹。

 

先生面上向来不动声色,手下却谨慎入微的很,连四郡不接处的郊野乡村也要亲去查探一番。

“顾仪?”耳边突然响起先生的声音。

我一惊猛的一转,差点与先生正迈过来的动作撞在一起。

“这么越发的木了,”先生眼里难得流露出一丝无奈,用羽扇轻轻敲了我额前,“是记起什么了吗?”

“啊?”我张口“啊”了半天,才从空空的脑袋里掏出几个字,“没有。”

随先生来南郡时,我莫名觉得此地熟悉非常,故向先生问了几句。只是没想到先生竟还记得这回事儿,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愧疚。

先生大概是发觉我脸上表情过于纠结,或是体谅我故情的缘故,没多为难我。

 

“先生,先生,”我愣了一下,忙扬起声音追上先生的脚步,拦在先生面前,先生一脸“你胆子越发大了”的表情,我深吸一口气,向先生缓缓躬身拜道:“先生,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先生在处即是顾仪的家乡。”

 

先生似乎僵了一下,很快地微微笑起来,扶住我双臂,眼里的光似乎点亮了渐暗的天际,先生缓缓吐出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

好便是很好了,我心情极为愉快地随着先生进城。

 

“先生,先生!”赵云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,刚驿馆便见赵云一身白衣白甲冲至先生面前,递上一份书信。

先生扫了一眼,即下令提前三日回荆州。

 

“是出了什么事?”我悄悄问了下赵云。

“没什么大事,是主公之幸事。”赵云斜睨了我一眼,目光停留在我搭上他肩膀的手。

我悻悻地收回手,暗自嘀咕子龙将军几时变得这么小气了。

“小心先生罚你抄书。”这明显是幸灾乐祸。

“我又没犯什么错,还怕了你去。”我极不服气,心里奇怪这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怎么被赵云这家伙知道了去。

“与将军私下勾结可不是小罪。”

“我何时……”将到一半便闭了嘴,心里顿时丧气的不行,果然布衣与官家有别,遂瞪了赵云,自顾回了。

 

回了荆州,我便恍然大悟。

原来是凤雏不甘耒阳小县,故意闹出点儿事儿,引起刘备注意,先生此番急着回来却是为居中调解。话说回来,自渡口一别,还真没见过庞统,原是发配到小县去了。

 

这事情解决起来甚快,不久我就在议事堂上见到了庞统。

 

果真是士得遇明主,便如飞龙腾空,游凤入海。与先生交谈,往来之间更不乏锋利言辞,只是锋芒太露,前途还未可知。

 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