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有夏天

喜欢夏风热烈,大雨坦荡。

静水流深——记先生一生(十五)

前番话说的却是有些过了,这不,庞统先生此时正能承当着意气风发,从议事堂上的辩驳便可见一斑。虽说是新升的职,却丝毫不减言辞,刘备扔下一句,他得至少接着三句。倒是先生坐在一旁,默默喝茶,显得我们这边过于沉静了。


“此番孙权让南郡,先生怎么看?”刘备显然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。


其实说是异常也算不得异常,先生向来也不多话的,先前大多是他一人谋划,这会儿有人接着了,自然悠悠哉喝起茶来了。我在先生身后,心里倒是莫名的有些舒坦。


先生放下杯子,悠悠道:“敢问主公何来‘让’字一说,南郡本就是我军先得时机,再得地利,顺势而为之作,这正是上承天意下顺民心之为。”我不料先生却避开要害,并不正面回答,却让人也挑不出错来,心里暗暗发笑。


“孔明这话说的却不是给自家人听的,”庞统挑眉望向先生,“若不是周瑜大都督出了那样令人惋惜的意外,怕是不可能这样顺利吧。对了,听说前番孔明去吊丧了,祭文可是写哭了大批东吴将士,可见你俩交情不浅。”庞统果然是个不能饶人的性子,当初他也在东吴,对这事应该是清楚的,如今把这旧事重提,心里却不知打了什么主意。


先生轻摇羽扇的手有一丝僵硬,随即接道:“公瑾性行温雅,才堪八斗,品貌皆为一流,亮确是找不出理由与公瑾交情不好。”

庞统一噎,刘备倒是表情缓和了很多,笑道:“这便是君子相处之道了,士元你也别深究了。”此话一出庞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
我这会儿乐得看热闹,谁知下了堂,庞统却特地找来了。

“怎么样?”

我一头雾水,只能估摸着问了句:“怎么了庞统先生?”

“看来你在孔明身边过的还不错。”我一愣,然后就回过神来,拱手笑道:“庞统先生想从我这儿找突破口,大可不必。”

庞统很爽快的笑道:“你这小童倒比孔明说话要干净利落的多,不饶弯子。”

“希望先生下次说话也请干净利落些,顾仪脑子不甚聪慧,下次可不一定能够理解先生的言外之意。”我拱手送走庞统,刚坐下就见赵云跟进自家门似的,一点招呼不打,直接坐下要茶喝。我自然是没有好脸色,自顾自的喝茶。


“顾公子,可否赏在下一杯茶喝?”没料想赵云倒是先翻起前账了。

“没脸,不行。”我索性把茶壶的收起来。

“真的生气了?”赵云耐心倒是好,伸出的手不但没缩回去,反而伸到我面前了。

“布衣可不敢与将军置气,”说完觉得心里的火更冒起三丈,将收起来的茶壶又放回去,“要喝自己倒。”

“这可是真的生气了,好小的气量。”赵云站起来围着我绕了几圈,一脸的揶揄。

“我的气量自然比不得先生,不过比着将军你还是绰绰而有余的。”然后我咬牙切齿过了三遍水,给赵云沏了一壶特制的茶。

赵云甚是惊讶,全程有些懵,而后才笑道:“顾公子大人有大量,果真是……咳咳,”赵云脸色突变,我笑得灿烂,问他,“好喝吗?”

“好喝!”赵云说完就喷了我一脸茶水,苦涩的味道蔓延整个房间。

“好喝就都喝完,别客气,子龙将军。”我挂着满脸的茶水,面色不动,将茶壶推给他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