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有夏天

喜欢夏风热烈,大雨坦荡。

小丑

  小丑画着最夸张的妆,做着最浮夸的表演。脚一滑,重重跌倒。
  观众笑声更大。
  小丑抹了抹脸上与彩妆混在一起的血,浓重的油彩味夹杂着血腥味,然后他嘴一咧,笑得更夸张。牵动伤口,旋转跳跃,他闭着眼。
  观众尽兴,鼓掌叫好。
  一幕终了。
  老板拍拍他的肩膀,满面春风,今天不错啊,小子,下次还请你。
  小丑咧嘴一笑。
  加钱,老板打了个响指。
  小丑高兴,脚迈的用力,腿伤得挺重,差点腿一软跪了下来。他极力控制,咧着嘴。
  后台洗手间,小丑拿着一盒肥皂,使劲儿搓,油彩很难洗。将近一个小时,小丑终于抬起头来,换上干净衣服。
  回家,孩子一把扑上来。
  妻子帮他把外套脱下,疑惑,脸怎么这么红?
  他笑道,和客户应酬,喝多了。
  妻子皱眉,你不必这么辛苦,我的身体治也治不好,你还要照顾孩子长大。
  他拥妻子入怀,轻缓道,我们是一家人,你不必忧心。这些,总有我担着。
  孩子开心地围着抱在一起的父母转圈儿,手里拿着纸飞机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