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有夏天

喜欢夏风热烈,大雨坦荡。

孤狼(2)

  一晚无梦。

  正睡得迷迷瞪瞪的时候被人忽地大力拽了起来,我费力地睁开眼。
 
  女孩一副齐整样,火红的嫁服,绣的极为精致的图腾,头顶着带着一个玲珑朗朗的饰物,甚为漂亮。

  “怎么这么早?”我努力让自己尽快清醒。

  “姐,你跟我来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女孩神情并不如昨天的生气洋溢,甚至眼睛都黯了下去。

  “你说清楚,你答应过的。”我警觉起来,质问女孩。

  “姐,你跟我来吧,”女孩眼里忽然升起悲伤,颤抖道,“姐,你相信我吧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 我没走,盯着女孩。

  “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,不会…不会发生什么的。”女孩声音颤抖起来,含着莫名的慌张。

“你告诉我。”我任女孩抓住我胳膊,仍是没动,心里确是动摇了。

  “向真主发誓,会告诉姐姐的,今天结完婚就告诉姐姐,好吗?”女孩不住的恳求。

  我动摇了,松了下来,“走吧。”

女孩半点没停留的领我去一个白雪覆盖的地方,乘了女孩自家的拖车。

  晃的我快吐了,女孩才停了车,招手让我下来。

  女孩穿着火红的嫁服,站在晨曦微亮的天边,像是将要升起的朝阳。

  我下来后,女孩领我在雪地上转了好大一圈,几乎雪层厚的地方都留下我们深深的脚印。

  然后,走在前面的女孩停下来,转身的时候,我差点以 为我看错了,差点以为女孩满脸泪水是晨光微凉凝结的水珠。

  可是我不能忽略女孩红肿的眼眶,不能忽略我心底忽然涌起的排山倒海的悲伤。

  我看着女孩,表面平静如水,内心波涛汹涌如海浪。

  女孩缓缓的声音,染上一层模糊的红色。

  她说,“其实我叫你姐姐的原因是你长的很像我姐,不,几乎一模一样。或许你经历的这一切,与这相似的样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”

  我止住讶异的情绪,理清思路,“那你那你姐姐……”

  “阿姐死了。”

  我一下子噎住。

  “我特别喜欢我阿姐,从小也只有阿姐对我好,只有阿姐能在我饿的时候给我东西吃,给一个家的样子。”

  “可是阿姐最不该的……最不该的就是养了那个白眼狼……”

  “你是无辜的,我不会害你。”

  后来女孩还说了许多许多她和阿姐的一些事,快乐的,悲伤的,或者被他阿爸折磨的。

  我听着听着忽然就对不上号了,那个矮小热情的店主,怎么能是一个这样残忍的父亲?

  离开雪地时,女孩塞给我一个香囊,说是好歹留个纪念。

  婚礼在中午举行,不盛大也却也郑重。

  当女孩手交到男方的手上时,女孩忽然朝我笑了起来,点点光亮在女孩的眼里明灭闪现。

  我突然如堕冰窖,手脚冰冷。

  我转头就看见店主在人群中憨厚的笑脸,挤进人群,开始疯狂地跑,我要回去。

  人群漏出的抱怨就像针刺一样,烧灼着我的脸颊。
不知向着哪个方向跑了多久,我只知道天渐渐暗了下去,气温骤降。

  幸好衣服还厚些,我裹紧衣服,冷风刮在脸上刺痛了神经,有点想不清当初什么要来这了。

  走着走着,觉得周围越来越熟悉,借着不甚明亮的手机灯光,照了照周围,这作孽的,我居然又回到了早上女孩带我来的那片雪地。

  眼见着已经漆黑的天色,我知道我不能再走了,至少这儿的地形我还算熟悉。

  我找了一个避风的大石块,把石块附近的地上请出一块土地,从背包里找了一个小毛毯,裹在身上,然后窝着倚在石块上思考起了人生。

  思绪正游到女孩和她阿姐的事的时候,一阵嚎叫把我猛地拉回了现实,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多危险。

  此起彼伏的狼嚎,我顿时感觉生命走到尽头,没活头了。

  身无寸铁,手无缚鸡之力,真是想逃都担心腿软。

评论

热度(4)